那轮圆月下的妈妈  文/夏末之花
2022-03-21 09:39    编辑:王丽霞    责任编辑:王睿    审核:李晓霞    来源:甘州区融媒体中心

夜越来越深,时针将要停摆在十二刻钟,顽皮的孩子终于酣睡在床,我也倚着孩子躺下,享受着些许的轻松时光。望着孩子的侧脸,发现一丝月光轻轻从窗帘的细缝中划入,偷偷映在漆黑的卧室。逆着光的方向,我看见了一轮圆盘般的明月,挂在深蓝深蓝的夜空。这样光与影的旋律,这样恬静柔美的和谐让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那轮圆月下的妈妈。

童年时期我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多的时光是与姥姥、舅舅生活在金昌,想起母亲多的是离别,记忆中似乎姥姥扮演着母亲的角色。这样的念想,被一轮皎洁的圆月改变。只记得那年圆月我大约6岁,与往年一样等着与姥姥、舅舅共度中秋。让我意外的是,那年中秋的清晨舅舅告诉我,母亲要来看我,和我一起过中秋。听到母亲来,我的喜悦自然不于言表,盼望着母亲的到来。等待了近一天的时间,也没期盼到母亲的身影,我内心充满了委屈和失落。望着树梢间孤独的圆月,我低下了头,想着也许母亲又来不了了。就在这时,我听到的敲门声,听到了赶路声、听到了脚步声,我匆忙起身打开房门,看到母亲拿着大包小包站在一轮圆月下笑着,微微的月光亲吻着母亲,母亲的头发有点凌乱,脸色有点憔悴,却依旧美丽。母亲赶紧拉起我的手走入房门,说道,早上出门带得东西多,错过了最早的车,所以这会才赶到。说罢,母亲打开包裹,拿出了手缝的旗袍、大白兔奶糖、形状不一的月饼、新鲜的红枣递给我,说都是给我准备的。望着母亲的焦急,我躺着母亲怀里哇哇大哭。


九十年代的交通不如现今便捷,从张掖到金昌,需乘坐火车到河西堡,再乘汽车到金昌市,来来回回得七八个小时,那年母亲的陪伴,让我在懵懂中懂得了母爱,懂得了世间的爱也许是无声、无私、无畏的,而后很多年的成长中,不管何时何地,那轮圆月下都伴我左右。

春夏秋来,一年往复一年,时光在岁月的长河中辗转向前,母亲也被岁月记挂,脸上多了根根皱纹,头上多了丝丝白发,在变与不变中,唯一坚守的是母亲的爱。大学四年时光,每到中秋节,母亲便会给我寄来月饼、腌制的酸菜、烹饪的卤味、秘方辣椒酱等美食。那轮圆月下的美食是妈妈的爱,我深知无论我在哪里母亲都在挂念我,我亦如母亲挂念圆月下的她。


人的一生都在不停地成长,不停地扮演着不同的角色。而今的我已从一位女儿,成长为一位母亲,延续着妈妈的脚印深深浅浅走着。望着身边的孩子,我想圆月下的我是一位好妈妈,圆月下的孩子也是幸福。在他一周岁时为庆祝第一个生日,我与老公带着孩子在贵州看山看水,来回几千公里的路程也不过几小时;孩子喜欢长颈鹿,利用休息时间,我便带着他去西宁看鹿;孩子喜欢读绘本,为他买了百余本世界著名的绘本,而绘本的邮寄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。我想,在这份幸福与安定的背后,同样有一位祖国母亲在圆月下坚守。这位母亲富饶美丽、这位母亲坚韧伟大、这位母亲奋发有为,这位母亲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带领全国人民脱贫攻坚、带领人民阻击疫情、带领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。祖国母亲恰如那轮圆月般清澈纯净,在岁月的时光里深爱着这片土地上的儿女,如我,如你,如每一位母亲,默默流淌着全部的母爱。

月光如流水一般,静静泻在孩子的脸上,孩子的脸仿佛如牛乳洗过的一样,又像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纱。抬头望望窗帘外的圆月,一层淡淡的云依偎在她身旁,仿佛如贪玩的孩子,想想再过几天就是中秋与国庆节,祝福每一位圆月下的妈妈都与孩子团聚,祝福圆月下的祖国母亲伟大繁荣。

评论数:  
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