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然是一种境界  文/王兰芳
2022-02-23 11:36    编辑:何静    责任编辑:王睿    审核:李晓霞    来源:甘州区融媒体中心


曾几何时,年轻的我们面对生活中的琐事绯闻,仿佛火星子蹦到了棉花团上,“砰”的一声就燃了起来。体内淤积的愤怒瞬间吞噬了久已修炼的凝重和矜持,一发不可收拾的惊爆和狂怒渲染了周遭的环境,连朋友的情分也在无序的狂怒中遗失殆尽。

日子久了,过多的激愤让体内的荷尔蒙异化成了另一种物质,一种悄然萌生的聪慧或是狡诈。对越来越多的绯闻琐事见而不怒、遇而不狂,进退有度坦然从之,生事的人竟没了主意,围观的人更是没了意思。那情景恰似燃起的火被过路的人一泡尿生生浇灭,尿骚味虽然四散,闻着躲而避之,唯恐避之不及。也有被尿骚味侵蚀头脑而疯狂的,但跟随者已是凤毛麟角。被多事的人幻化出的“龌龊”竟也被一点一点不经意的冷漠浸染玄色,流言蜚语恰似留在灰堆上的尿骚味,如同被浇灭的火患遗留的粪土随垃圾一同被清除。

日子久了,眼前幻化迷乱的光景视若粪土,不为所动,平静恬淡得如同穿衣吃饭。而生活就像可爱的皮皮熊,看似憨态可掬,可腹内填充的竟是草色杂物。你若只看表面,假象的诱惑也是实在得不行,你若信了,那才是真正的草色杂物,但如不信,你也是草色杂物,信与不信也全在一个利或益上,你若重利,利自然大于益。而利字当头也是最为可怕的,试想想,古往今来,有多少见利忘义的勇诚之士都是跪倒在利之脚下,生生地将平生英明毁于沟壑,埋于金钱物欲的粪土之下,又有多少显贵达人,在“利”面前,被一些耍拳弄棒的“高手”一次次拉下水去,迷失的不光是自己,更多的是灭绝人寰,七煞忠魂,遗臭万年。前车之鉴不能不鉴,而后事之师频频而发,这不能不对“利”字斟酌度量,分拆透析,逐骨逐节地揣摩量化,以示警醒。

浮华的人生和奢华的物欲,往往会成为泯灭人性的母本,一旦着床,将万劫不复,而随波逐流和遇河淘金的“杀手”,会给世人蒙上“耻辱”的面纱,沉寂的灵魂浇灌上物欲的霉菌,在适宜的温度环境中传播滋生,贻害四方,如HENE、如禽流感,人人避之不及。人性的好恶也似蔓延滋生的霉菌,如果没有好的治愈之本,又不加以修炼锻造,终将贻害四方,遗臭万年。

暴怒与冷静,张狂与妥协,奢靡与清平,物欲与名利,一切的一切如过眼云烟。人生苦短,匆匆数年,已经是色衰名淡,争一时之名利,毁一世之英名,何轻何重,均在一念之间,淡然处之,一切尽然。


评论数:  

验证码: